导航菜单

对性侵儿童犯罪零容忍情节恶劣者坚决判死刑

  原创法制日报昨天我要分享

7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四起典型的强奸和诽谤儿童案件,即魏明辉被强奸一名少女并判处死刑,一名小学教师张宝正几名女学生,蒋成飞在网络空间欺骗女孩以招募童星的名义裸体聊天案,李玉林的男孩案等。其中,魏明辉在不久的将来被处决。

最高法院和惩罚法院负责人表示,对儿童的性侵犯严重危害儿童的身心健康,严重侵犯社会道德,人民法院一直坚持对这类罪行采取零容忍态度。犯罪的性质,情况极其恶劣,后果极为严重。坚决按法律判处死刑,不会容忍。

性侵犯儿童非常糟糕,他们被判处死刑。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针对少女和聋童的性侵犯罪仍处于多学科状态。以儿童犯罪为例,从2017年到今年6月,国家法院共审查了8332起儿童犯罪案件。其中,2017年完成2,692件,2018年完成3,567件,2019年1月和6月完成1,803件。

值得注意的是,性侵犯罪被高度隐瞒。由于主观和客观原因,并不排除一定比例的案件尚未进入司法程序。近年来,针对儿童的性侵犯案件数量有所增加,原因很复杂。其中,提高了儿童保护人民的意识,及时报告和报道之间存在一定的关系。例如,一些犯罪行为,如抚摸和亲吻儿童的身体,过去没有得到足够的报酬,也没有及时发现和报道。

关于对儿童犯罪的惩罚,有些人担心对儿童犯罪的惩罚较轻,不足以遏制犯罪。最高人民法院刑事法院负责人回应说,人民法院一直坚持对这类罪行零容忍。如果犯罪性质和情节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将依法判处死刑,不予容忍。

人民法院对He Long实施了死刑,He Long是一名控制和强奸许多年轻女孩并强迫年轻女孩卖淫的罪犯。在这起案件中,强奸一名年轻女孩的罪犯魏明辉在不久的将来被处决,三名诽谤儿童的被告人也被判处严厉处罚,突显人民法院对性侵犯儿童的零容忍态度。

“刑法”规定,对儿童犯罪的,应当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刑事拘留;如果人群在公共场所聚集或宣传儿童,或者有其他严重情况,该囚犯将被判处5年至15年监禁。人民法院根据儿童的手段,情况和后果等因素,在法定刑罚范围内处以重罚。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法院的负责人以2018年的此类罪行审判为例。“在被判刑的罪犯中,判处刑期超过3年的刑罚超过23%,高于同期国家刑事案件的8个百分点;对于那些被判处监禁的犯罪分子,最高为三年因犯罪较轻,一般不得申请缓刑,体现了依法严惩的政策精神,人民法院全面审查被告与受害人是否存在教育等特殊关系。和监护,以及手段,地块,数量,频率和后果等因素。如果被认为是一个不好的阴谋并被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将依法判处死刑。“

在本公告的情况下,多次使用老师身份的被告人张宝湛和许多年轻女孩江成飞,被告以招募儿童明星的名义使用了许多女孩,法庭认定孩子在糟糕的情况。他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欺骗一名男孩进行同性恋行为的被告人李玉林被判处三年徒刑。

基于网络的侵犯儿童隐藏和强烈年轻的行为

在本次发布的案例中,有两个案例涉及利用信息网络熟悉受害者,然后犯下罪行,或者在网络空间实施。根据一些地区法院的统计数据,近年来近30%的儿童性侵犯案件是在被告使用在线聊天工具结识儿童后实施的。网络信息混杂,孩子们好奇,对不良信息的筛查和保护不力,给一些犯罪分子提供了机会。

记者了解到,与熟人之间的传统性侵犯罪相比,网络对儿童的性虐待更为隐蔽,更难以发现和追查,并且从已报道的案例中,网络受害儿童的年龄性虐待这种现象非常突出,许多儿童面临网络滥用的危险。

“为了防止和减少网络性侵犯的发生,政府和行业主管部门,企业,社会,学校和家长需要共同努力,加强管理,行业自律,提高技术,建立儿童禁酒环节和针对特定网络的非法信息识别,屏蔽,加强儿童对网络安全教育的使用以及其他方式,共同为儿童的成长创造一个安全,健康和绿色的网络环境。“最高人民法院负责人表示,特别是家长和老师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帮助孩子提高防范网络侵权的意识,让孩子了解和掌握识别性侵犯的能力,及时发现一些儿童异常变化,遇到涉嫌性侵犯,及时发现和报警,介入,避免严重违法行为。

迫切需要相关立法来补充短板以建立强有力的保护网络

在预防儿童性侵犯犯罪方面,近年来,各地司法机关进行了一些探索,如建立性侵犯人员数据库,查询原有犯罪分子的侵权行为。在这方面,人民法院采取了哪些措施?我们如何进一步开展相关工作?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法院负责人表示,针对儿童的性犯罪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也是世界各国面临的严峻挑战。从我国的司法实践和国际社会的经验来看,对儿童的性侵犯治理需要坚持同等重视防治和建立跨部门协调干预机制,协调行政,司法的原则。家庭,学校和社会资源。形成战斗与预防犯罪之间的联合力量。

“作为司法机关,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司法职能作用,研究制定司法政策文件,加强业务指导培训,始终坚持依法严厉打击性侵害儿童,形成同时,人民法院积极扩大审判职能,审理案件中发现的社会法理学的不足和问题将继续以司法咨询的形式及时通知有关部门,共同努力防止和保护工作。“最高人民法院负责人。

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指示山东,四川法院调查和预防性侵犯未成年人和留守儿童的犯罪行为,并探讨法院,检察,公安等有关职能部门的参与情况。教育,民政,青年联盟委员会和妇女联合会。联动机制试点项目,建立跨部门联席会议平台,明确和完善各成员单位在防止儿童性虐待,预防和减少性侵犯罪发生方面的责任,确保发现和制止犯罪及时,受影响的儿童得到了更好的救助和保护,在某些情况下取得了积极成果。相关的飞行员受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其他伙伴的好评。

款来补充社会治理的缺点,建立一个更安全,更强大的社会儿童保护网络。“最高人民法院人民说。

记者张晨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